建宁IT教育信息网

建宁IT教育信息网

当前位置: 软件测试

为何Google、微软、华为将亿级源代码放一个仓库?从全球最大代码管理库说起

时间:2021-10-26来源:swan 作者:版本控制系统 点击:

作者 | 夕颜

编辑 | Just

出品 | AI 科技大本营(ID:rgznai100)

【导读】2017 年,在当时微软的一篇官方博客中,时任微软云开发服务副总裁的 Brian Harry 表示微软内部代码开始向 Git 迁移,宣布推出针对大规模 repo 的“Git虚拟文件系统”GVFS(后更名为 VFS For Git)。他激动地分享了微软公司 4000 名工程师采用这个代码管理仓库后三个月的运行良好状况,称其解决了很多 Git 存在的问题。

时隔两年之后,这篇文章中对 VFS For Git 代码管理技术思路的介绍仍然值得借鉴。

【导读】2017 年,在当时微软的一篇官方博客中,时任微软云开发服务副总裁的 Brian Harry 表示微软内部代码开始向 Git 迁移,宣布推出针对大规模 repo 的“Git虚拟文件系统”GVFS(后更名为 VFS For Git)。他激动地分享了微软公司 4000 名工程师采用这个代码管理仓库后三个月的运行良好状况,称其解决了很多 Git 存在的问题。

时隔两年之后,这篇文章中对 VFS For Git 代码管理技术思路的介绍仍然值得借鉴。

大型科技公司本身拥有庞大的代码数据,并且每天都在产生数量巨大的新代码,如何管理代码和版本成为备受关注的问题。很多公司会选择将代码托管于 Git 等第三方代码托管平台,但近年来,将代码管理交给公司自己开发的统一仓库成为一种趋势。如微软的 VFS For Git 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大公司应该如何进行代码管理?微软研发并采用 VFS For Git 的过程和这个系统本身有哪些可以借鉴的地方?为了更深入了解 VFS For Git 和代码管理相关问题,AI科技大本营(ID:rgznai100)采访了微软亚洲研究院首席研发经理邹欣,他对这些问题进行了解答。

为什么要做 VFS For Git?

邹欣回忆,在将代码迁移到 GVFS 前,微软曾使用多个主要的代码管理平台,包括 SLM, Source Depot (上世纪 90 年代开始)、TFS 的源代码控制 TFVC (2006 年开始)。直到 2017 年,微软用三个月的时间完成代码迁移到 Git,并推出了 Git 的变种,针对特大 repo 的 GVFS,并沿用至今。

GVFS 是一个 Git 虚拟文件系统,全称为 Git Virtual File System,允许 Git 处理 TB 规模的代码库,比如 270 GB 的 Windows 代码库。GVFS 的 V 就是 Virtual(虚拟),它解决了Git 原来的设计缺陷(每个客户端都有所有版本的代码),而是用虚拟文件来代替那些本地用不着的文件, 大大减少了文件传输和本地机器存储的压力,让微软内部技术人员可以进行高效协作。

一段小插曲是,GVFS 从发布之初就引起了争议,原因是 GNOME 项目的虚拟文件系统也叫 GVfs,而 GNOME 的 GVfs 最早发布于 2006 年,之后的教程、文档、论坛都沿用这个名字。在微软的 GVfs 项目发布后,很快超过了 Gnome GVfs 项目的搜索排名,且由于二者都与虚拟文件系统有关,导致用户在查找信息时容易出现混淆。于是,很多开发者要求微软改名,经过一番周折后,微软终于在 2018 年将 "GVFS" 项目的名字改为 "VFS For Git"。

邹欣表示,当时微软将代码迁移到 Git 主要是为了统一微软百花齐放的内部工具,并没有一个绝对好的选择,领导团队选择了 Git, 但从现在的结果来看,这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如今,微软仍然在对 Git 系列的工具做改进,也把改进回馈到 Git 社区。

现在,VFS For Git 已经是微软内部统一的工具,同时被其他大型企业采用:https://vfsforgit.org/

VFS For Git 在 GitHub 上也已开源:

GitHub开源地址:https://github.com/microsoft/VFSForGit

单一自研代码管理仓库是最好的选择吗?

除了微软,我们发现,很多大公司的代码托管已经向自己内部开发的版本控制系统迁移,比如 Google 就把使用不同语言编写的超过 10 亿文件,近百 TB 源代码都存放在自行开发的版本管理系统 Piper 中,只当项目开源且需要外部协作时,才会使用业界流行的 Git。(详见文章《为何Google将几十亿行源代码放在一个仓库?》)

再如华为的内源(Inner Source)平台,承载着华为 1100 亿源代码、60 万+ 代码仓库、每天 60 T 的下载容量、1 万次/秒的高峰并发下载。

这是否说明在大公司中流行的单一仓库就是最好的做法?这些公司在选择采用代码托管方式时需要考虑哪些不同的问题?

邹欣对 AI科技大本营进行解释,在他看来,用 GVFS 也可以创建各种独立的仓库。用一套工具有利于公司内部进行代码共享,让人员流动、代码复审、改进工具变得更简单,效率提高。

其次,大公司有很大量的代码,很长的历史和很多工具,如果贸然选择一个新工具就会出现以下问题:

a) 一些市面上的工具并不是为大规模代码设计的,处理不了大量代码, 我们以前用第三方的代码分析工具, 结果处理 Office 的代码的时候,自己崩溃了,因为 Office 的代码量太大,这个工具的开发者没有为如此大的代码设计软件

b) 很多工具在历史中不断演化, 有自己独特的特点,很多和企业内部的某些特殊需求有关,外部工具很难都实现这样的功能。

很多工具联合在一起,会形成了一个工具的生态,但如果只改变一个工具,让其他的工具变得不兼容, 那整个团队的很多工作流就会出现问题。

此外,邹欣表示,代码托管与 AI 结合是未来发展方向。例如,这种结合会告诉你昨天晚上签入代码有问题, 或者签入代码和某个其他团队的代码相似,建议重用。或者告诉你签入的代码是从网上拷贝来的, 而且把原来代码中的 bug 也拷贝过来了。

最后,AI 科技大本营引用此前微软云开发服务副总裁 Brian Harry 于 2017 年发表的一篇博文内容,在微软推出 VFS For Git 三个月后,他分享了该平台的更多细节及其未来目标,包括扩大开放源代码并改善其在 Microsoft 上的运行表现,想要了解 VFS For Git 更详细的信息,不妨仔细研读一下这篇文章:

用 Git 管理 Windows

用 Git 管理 Windows

在过去三个月中,我们已经基本完成了向 Microsoft Windows 团队推出 Git/GVFS 的工作。

在过去三个月中,我们已经基本完成了向 Microsoft Windows 团队推出 Git/GVFS 的工作。

Windows 代码库大约有 350 万个文件,当迁入 Git 版本库时将产生 300GB 的存储量。此外,Windows 团队约有 4000 名工程师,这个庞大的工程师系统每天都要处理成千上万次验证请求,在 440 个分支里进行 1760 次实验性变更。在所有的三个维度(文件计数、版本库大小和活动)都是令人生畏的扩展挑战,这些因素夹杂在一起使得这个工作变得异常困难。在迁移到 Git 之前,这些数据储存在 40 多个不同的仓库里,我们需要跨越多个库进行操作。

Windows 代码库大约有 350 万个文件,当迁入 Git 版本库时将产生 300GB 的存储量。此外,Windows 团队约有 4000 名工程师,这个庞大的工程师系统每天都要处理成千上万次验证请求,在 440 个分支里进行 1760 次实验性变更。在所有的三个维度(文件计数、版本库大小和活动)都是令人生畏的扩展挑战,这些因素夹杂在一起使得这个工作变得异常困难。在迁移到 Git 之前,这些数据储存在 40 多个不同的仓库里,我们需要跨越多个库进行操作。

在我三个月前撰写文本的时候,我们将所有代码都储存在一个 Git 版本库里,几百名工程师在很小一部分日常构建(<10%)中使用并对它进行了测试,自此我们在整个工程团队里掀起了波澜。

在我三个月前撰写文本的时候,我们将所有代码都储存在一个 Git 版本库里,几百名工程师在很小一部分日常构建(<10%)中使用并对它进行了测试,自此我们在整个工程团队里掀起了波澜。

第一次也是最大的一次事件发生在 3 月 22 日,当时我们向拥有约 2000 名工程师的 Windows OneCore 团队推广了 Git。他们周五在 Source Deport 上工作,周末回家,然后周一上班时体验 Git 的效果。我们团队中的每个人在周末时都屏住呼吸,祈祷周一上班时不会被一帮丢了代码的暴怒工程师围殴。但事实上,Windows 团队在备份方案方面做的非常出色,也谢天谢地我们并没有使用到这些方案。

第一次也是最大的一次事件发生在 3 月 22 日,当时我们向拥有约 2000 名工程师的 Windows OneCore 团队推广了 Git。他们周五在 Source Deport 上工作,周末回家,然后周一上班时体验 Git 的效果。我们团队中的每个人在周末时都屏住呼吸,祈祷周一上班时不会被一帮丢了代码的暴怒工程师围殴。但事实上,Windows 团队在备份方案方面做的非常出色,也谢天谢地我们并没有使用到这些方案。

老实说我对于事情进行的那么顺利还是很惊讶的。毫无疑问我们遇到了一些问题,由于庞大的团队规模和工作性质的问题,Windows 通常会在各个分支部门之间进行大合并,导致每个小变更都会引发多个部门的共同改动。第一周时我们发现我们提出需求和解决矛盾的 UI 根本无法应对这么大规模的共同变动。我们手忙脚乱地把列表虚拟化并逐步获取数据,以便 UI 不至于忙到挂起。我们在几天之后解决了这个问题,总体来说,这周的体验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得多。

老实说我对于事情进行的那么顺利还是很惊讶的。毫无疑问我们遇到了一些问题,由于庞大的团队规模和工作性质的问题,Windows 通常会在各个分支部门之间进行大合并,导致每个小变更都会引发多个部门的共同改动。第一周时我们发现我们提出需求和解决矛盾的 UI 根本无法应对这么大规模的共同变动。我们手忙脚乱地把列表虚拟化并逐步获取数据,以便 UI 不至于忙到挂起。我们在几天之后解决了这个问题,总体来说,这周的体验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得多。

我们衡量成功的方法之一是在工程师团队中进行满意度调查。除了核心问题“你对它满意吗?“,我们还提出了一些小问题。两周之后我们第一次调查结果如下:

我们衡量成功的方法之一是在工程师团队中进行满意度调查。除了核心问题“你对它满意吗?“,我们还提出了一些小问题。两周之后我们第一次调查结果如下:

从上往下分别为:非常满意,还算满意,不太满意,非常不满意

从上往下分别为:非常满意,还算满意,不太满意,非常不满意

我们没有为这个调查结果开个派对庆祝,但作为一个历经千难万险不断学习新技术的开发团队,我们对这个进步还是非常开心的。2000 个人的团队只有 251 个人回复了我们的调查,我们欢迎更多的人给予我们评价。

我们没有为这个调查结果开个派对庆祝,但作为一个历经千难万险不断学习新技术的开发团队,我们对这个进步还是非常开心的。2000 个人的团队只有 251 个人回复了我们的调查,我们欢迎更多的人给予我们评价。

另外一个衡量成功与否的方法是查看“工程活动”以调查工程师们是否完成工作。例如,我们计算了官方分支的使用“签到数”,团队中有一半工程师使用 Source Depot ,另一半迁移到了 Git 上,因此我们对一段时间内的综合活动进行了研究。在下面的图表中,Source Depot 的签到数大幅下降,而从 Git 输出的请求大幅跃升,但两者的综合保持相对一致,我们认为该数据表明这个系统正在无阻运行。

另外一个衡量成功与否的方法是查看“工程活动”以调查工程师们是否完成工作。例如,我们计算了官方分支的使用“签到数”,团队中有一半工程师使用 Source Depot ,另一半迁移到了 Git 上,因此我们对一段时间内的综合活动进行了研究。在下面的图表中,Source Depot 的签到数大幅下降,而从 Git 输出的请求大幅跃升,但两者的综合保持相对一致,我们认为该数据表明这个系统正在无阻运行。

标题为 每日检出量

4 月 22 日,我们邀请新一批约 1000 名工程师加入测试队伍,5 月 12 日我们又邀请了 300-400 名。每一批新加入的工程师都差不是相同的工作模式,目前 Git 上有 3500-4000 名微软工程师。其余的小组正在按时完成工作并计算迁移计划的最佳时间点,我预测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应该能完成整个工程师团队的迁移。

4 月 22 日,我们邀请新一批约 1000 名工程师加入测试队伍,5 月 12 日我们又邀请了 300-400 名。每一批新加入的工程师都差不是相同的工作模式,目前 Git 上有 3500-4000 名微软工程师。其余的小组正在按时完成工作并计算迁移计划的最佳时间点,我预测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应该能完成整个工程师团队的迁移。

整个系统的规模令人惊讶,让我们看一些数字...

整个系统的规模令人惊讶,让我们看一些数字...

- 过去 4 个月里,有超过 250000 个可以追溯的 commit

- 过去 4 个月里,有超过 250000 个可以追溯的 commit

- 平均每天 8421 次 push

- 平均每天 8421 次 push

- 平均每个工作日 2500 次 pull 请求和 6600 个回复的人

- 平均每个工作日 2500 次 pull 请求和 6600 个回复的人

- 4352 个活跃主题分支

- 4352 个活跃主题分支

- 每天 1760 个由官方搭建(build)的测试

- 每天 1760 个由官方搭建(build)的测试

如你所见,这个巨大的版本库里正在进行着大量的活动。

如你所见,这个巨大的版本库里正在进行着大量的活动。

GVFS 的大规模性能

GVFS 的大规模性能

在满意度调查里,有部分工程师对这个系统表示不满。我们有大量数据来解释原因—-从部分工具尚不支持 Git 到学习新知识的沮丧感。但我想深入研究一个首要问题:Git 本身的性能。我们知道当我们推出 Git 时还有很多工作尚未完成,还有很多新东西不断加入。我们跟踪一些Git关键操作的表现。以下是遥测系统从大约 3500 名工程师里收集到的 GVFS 使用数据。

在满意度调查里,有部分工程师对这个系统表示不满。我们有大量数据来解释原因—-从部分工具尚不支持 Git 到学习新知识的沮丧感。但我想深入研究一个首要问题:Git 本身的性能。我们知道当我们推出 Git 时还有很多工作尚未完成,还有很多新东西不断加入。我们跟踪一些Git关键操作的表现。以下是遥测系统从大约 3500 名工程师里收集到的 GVFS 使用数据。

表中的目标代表最糟糕的情况,如果系统的运行时间高于此值则无法使用,这并不是“我们希望系统在这个范围”的值。对比前7天和后7天在80%位点上的变化量,所有的数值都在变慢。

表中的目标代表最糟糕的情况,如果系统的运行时间高于此值则无法使用,这并不是“我们希望系统在这个范围”的值。对比前7天和后7天在80%位点上的变化量,所有的数值都在变慢。

如果在工作开始之前使用 “Vanilla Git”,许多指令可能需要30分钟到几个小时都无法完成。为了一个只需要20秒的指令等待10-15秒是一个很糟糕的事情。

如果在工作开始之前使用 “Vanilla Git”,许多指令可能需要30分钟到几个小时都无法完成。为了一个只需要20秒的指令等待10-15秒是一个很糟糕的事情。

当我们第一次推出它时,结果要好得多。事实证明,随着时间流逝,工程师从代码库里学习的越来越多,从而导致了我们称为“过度饱和”的问题。最终工程师只是获得了一堆偶尔使用、不再进行修改的废文件。这导致了性能的逐渐下降。人们可以将这些文件加入清理,但这很麻烦,也很少人这么做,久而久之系统越来越慢。

当我们第一次推出它时,结果要好得多。事实证明,随着时间流逝,工程师从代码库里学习的越来越多,从而导致了我们称为“过度饱和”的问题。最终工程师只是获得了一堆偶尔使用、不再进行修改的废文件。这导致了性能的逐渐下降。人们可以将这些文件加入清理,但这很麻烦,也很少人这么做,久而久之系统越来越慢。

这启发了我们开始另一轮称为“O(modified)”的性能优化,它将许多关键指令更改为与用户修改过的文件数量成正比。我们将在下周把这些修改推广到团队里,所以目前还没有统计数据,但参加早期测试的用户普遍反映良好。

这启发了我们开始另一轮称为“O(modified)”的性能优化,它将许多关键指令更改为与用户修改过的文件数量成正比。我们将在下周把这些修改推广到团队里,所以目前还没有统计数据,但参加早期测试的用户普遍反映良好。

我没有全部数据,但我从上个表格中选择了一些事例并把表现结果复制到“O 饱和(hydrated)列”,使用下周将要推出的性能增强后得到的执行结果列为“O 改动(Modified)”。所有数字都以秒为单位。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到性能有了全面提升—有些很小,有些大约2倍,状态快了将近5倍。我们非常乐观,这些改动将提高用户体验。虽然我永远不会满足(直到状态低于1秒我才会满意),但这个进步还是让我开心。

我没有全部数据,但我从上个表格中选择了一些事例并把表现结果复制到“O 饱和(hydrated)列”,使用下周将要推出的性能增强后得到的执行结果列为“O 改动(Modified)”。所有数字都以秒为单位。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到性能有了全面提升—有些很小,有些大约2倍,状态快了将近5倍。我们非常乐观,这些改动将提高用户体验。虽然我永远不会满足(直到状态低于1秒我才会满意),但这个进步还是让我开心。

影响表现的关键因素还有分布式团队。Windows 的工程师遍布全世界—美国、欧洲、中东、印度和中国等。长距离大范围拉取数据是一个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花大力气构建了一个用于 GVFS 的 Git 代理解决方案,该方案让我们能够“在边缘”缓存 Git 数据。我们还在高峰负载期使用 Visual Studio 团队服务分担了大量流量,避免损害用户体验。总的来说,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有 20 个 Git 代理。

影响表现的关键因素还有分布式团队。Windows 的工程师遍布全世界—美国、欧洲、中东、印度和中国等。长距离大范围拉取数据是一个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花大力气构建了一个用于 GVFS 的 Git 代理解决方案,该方案让我们能够“在边缘”缓存 Git 数据。我们还在高峰负载期使用 Visual Studio 团队服务分担了大量流量,避免损害用户体验。总的来说,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有 20 个 Git 代理。

让我举个例子,Windows 团队服务账户位于美国西海岸的 Azure 数据中心。在这个地方,Windows 工程师克隆速度的 80% 位点为 127 秒。这是由于我们大部分微软工程师都在Redmond,这个数据主要是由他们主导。我们在北卡罗莱那州的办公室(距离我们很远并且宽带较低)进行了测试。不使用代理服务器的情况下,从北卡罗来纳州进行克隆需要25分钟,而在配置了代理服务器并保持更新的状态下,该过程仅花费了 70 秒(比 Redmond 更快,因为 Redmond 团队比使用代理服务器,他们必须通过网络跨越数百英里到达 Azure 数据中心)。从 70 秒到 25 分钟,性能提升了将近 95%。

让我举个例子,Windows 团队服务账户位于美国西海岸的 Azure 数据中心。在这个地方,Windows 工程师克隆速度的 80% 位点为 127 秒。这是由于我们大部分微软工程师都在Redmond,这个数据主要是由他们主导。我们在北卡罗莱那州的办公室(距离我们很远并且宽带较低)进行了测试。不使用代理服务器的情况下,从北卡罗来纳州进行克隆需要25分钟,而在配置了代理服务器并保持更新的状态下,该过程仅花费了 70 秒(比 Redmond 更快,因为 Redmond 团队比使用代理服务器,他们必须通过网络跨越数百英里到达 Azure 数据中心)。从 70 秒到 25 分钟,性能提升了将近 95%。

总体来说,搭载 GVFS 的 Git 完全可以在大规模情况下有效地被使用。同时,我们做了大量工作使工程师们对它的表现表示“满意”,但在我们完成整个项目前,我们仍然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

总体来说,搭载 GVFS 的 Git 完全可以在大规模情况下有效地被使用。同时,我们做了大量工作使工程师们对它的表现表示“满意”,但在我们完成整个项目前,我们仍然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

开发者试用 GVFS

开发者试用 GVFS

GVFS 是一个开源项目,任何人都欢迎来尝试一下。你只需要下载和安装,创建一个带有 Git 版本库的 Visual Studio 团队服务账号就可以开始使用。自从我们最初发布 GVFS 以来,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多不错的进步,一些主要的改进包括:

GVFS 是一个开源项目,任何人都欢迎来尝试一下。你只需要下载和安装,创建一个带有 Git 版本库的 Visual Studio 团队服务账号就可以开始使用。自从我们最初发布 GVFS 以来,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多不错的进步,一些主要的改进包括:

我们对已经发布的代码库进行定期更新—正朝着“公共开发”迈进。截至目前,我们所有的最新变动(包括O 改动(modified)的改进)均已发布到公共库里,我们将定期对其进行更新。

我们对已经发布的代码库进行定期更新—正朝着“公共开发”迈进。截至目前,我们所有的最新变动(包括O 改动(modified)的改进)均已发布到公共库里,我们将定期对其进行更新。

GVFS 依赖于名为 GVFIt 的 Windows 文件驱动系统。目前为止,我们提供的该驱动程序还正式试用(因为还有很多进行中的工作),显然这导致很多测试冲突。今天我们发布了签名版本的 GVFIt 并消除了这个问题(例如用户不再需要禁用 BitLocker 后才能安装它)。尽管我们有试用的 GVFIt 驱动程序,但这并不是一个可维持的交付方式,我们希望这个功能可以组合进未来的 Windows 发行版里。

GVFS 依赖于名为 GVFIt 的 Windows 文件驱动系统。目前为止,我们提供的该驱动程序还正式试用(因为还有很多进行中的工作),显然这导致很多测试冲突。今天我们发布了签名版本的 GVFIt 并消除了这个问题(例如用户不再需要禁用 BitLocker 后才能安装它)。尽管我们有试用的 GVFIt 驱动程序,但这并不是一个可维持的交付方式,我们希望这个功能可以组合进未来的 Windows 发行版里。

从我们在 Git Merge 的演讲开始,我们针对 Git 和 GVFS 扩展问题与更广泛的Git社区进行了互动。在与其他大型科技公司(例如谷歌和 Facebook )进行了对话时,我们发现他们也面临着类似的挑战,所以向他们分享了经验与方法。我们还与一些热门的 Git 客户合作,以确保他们在 GVFS 上的顺畅体验,包括 Atlassian Source Tree、Tower Git 团队、Visual Studio、Git for Windows 等。

从我们在 Git Merge 的演讲开始,我们针对 Git 和 GVFS 扩展问题与更广泛的Git社区进行了互动。在与其他大型科技公司(例如谷歌和 Facebook )进行了对话时,我们发现他们也面临着类似的挑战,所以向他们分享了经验与方法。我们还与一些热门的 Git 客户合作,以确保他们在 GVFS 上的顺畅体验,包括 Atlassian Source Tree、Tower Git 团队、Visual Studio、Git for Windows 等。

总结

总结

我们将继续努力把 Git 扩展到足以支持大型团队的代码库,从第一次记录这些工作已经过去了三个月,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我们团队已经...

我们将继续努力把 Git 扩展到足以支持大型团队的代码库,从第一次记录这些工作已经过去了三个月,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我们团队已经...

- 成功将其推广给3000个微软工程师

- 成功将其推广给3000个微软工程师

- 进行了一些重大的性能改进并引入了 Git 代理

- 进行了一些重大的性能改进并引入了 Git 代理

- 用最新代码更新了开源项目,并开始欢迎外部帮助

- 用最新代码更新了开源项目,并开始欢迎外部帮助

- 提供了签名版本的 GVFIt 驱动并降低了它的使用难度

- 提供了签名版本的 GVFIt 驱动并降低了它的使用难度

- 与社区合作,为热门工具(SourceTree、Tower、Visual Studio等)提供支持

- 与社区合作,为热门工具(SourceTree、Tower、Visual Studio等)提供支持

- 发表了一些文章分享我们对 Git 和 GVFS 使用技术的更多见解

- 发表了一些文章分享我们对 Git 和 GVFS 使用技术的更多见解

不论对微软团队还是我的团队,这都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改变。这是一个极具挑战的项目,我为进步欢呼,也为剩下的工作头疼。目前,Visual Studio 团队服务是唯一支持 GVFS 协议增强功能的后端实现。如果市场反应够强,我们会与 Team Foundation 服务器和其他 Git 服务洽谈添加支持。

不论对微软团队还是我的团队,这都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改变。这是一个极具挑战的项目,我为进步欢呼,也为剩下的工作头疼。目前,Visual Studio 团队服务是唯一支持 GVFS 协议增强功能的后端实现。如果市场反应够强,我们会与 Team Foundation 服务器和其他 Git 服务洽谈添加支持。

相关链接:

https://devblogs.microsoft.com/bharry/the-largest-git-repo-on-the-planet/

(*本文为 AI科技大本营整理文章, 转 载请微 信联系 1092722531 )

即日起,限量 5 折票开售,数量有限,扫码购买,先到先得!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